下午被谈话上午还在要红包 这些人的手咋就收不住

来源:河支那米网 2019-09-11 11:48:31

摘要:其实这不是什么“有意的挑衅”,而是“习惯了,改也难”——公款吃喝,收受贿金这两项,在有的官员那里,已经成了一种“生活方式”,一种不可移易的“常态”,一种已入膏肓的病。

回到文前两起怪事来——纪委找覃现周谈话,据说本来只是因为接到举报,于是给他“咬耳朵”“扯袖子”而已,未料他上午还在收受黑金。这样看起来,对于那些怎么也“不收手”的官员来说,仅仅扯一下袖子,恐怕是远远不够的——这可是改变某些官场的政治生态和某些官员的所谓生活方式的持久战哦!

这几天纪委方面披露的两则怪事,读来并非只是奇闻笑谈——

网友之间,哗然之余,说这两个官员“过于猖狂”,这不是向组织叫板吗?不是太不把巡视组和纪监委放在眼里了吗?其实依我所见,这不是什么“有意挑衅”,而是“习惯了,改也难”——公款吃喝,收受贿金这两项,在这些官员那里,已经成了一种“生活方式”,一种不可移易的“常态”,一种已入膏肓的病,你要他一餐不端酒杯,一次不收红包,还真是不行。所以哪怕巡视组要找他谈话,他还是要喝,君不见有些官员,眼睛张开就要喝酒,整天“醉醺醺”不省人事吗?管你什么巡视组督查组,他是不可一餐无大酒的呀!有的官员,更是红包收惯了,自己也不觉得了,所以哪怕纪委已经觉察,下午就要谈话诫勉调查,他上午还是收不了那只手啊!因为已经成了日常习惯、“生活方式”,须叟不可分离,你叫他“十八大以后”要“收手”,那怎么行呢?不要说“收手”罢休,连“收敛”一二,他都办不到啊!

巡视组到达湖南省桃江县,约该县市场监督局投诉举报中心主任易介龙下午谈话,易主任接到通知后,中午照例还跑去喝了一场“大酒”。见了巡视组的面,易主任酒气熏天,醉态百出,几乎要睡着,只好中途跑到厕所里去“开厨门”吐掉。巡视组当即给他测了血液,每毫升中酒精含量奇高,已近醉酒状态!

这大概只算违反了“工作日中餐喝酒”的禁令吧,还有更奇的事儿呢——纪委接到收受礼金的举报,约当事人广西环江县园区安监局副局长覃现周谈话调查,因为约的也是下午,所以覃副局长上午去矿山企业“检查工作”,居然又堂皇地收了老板的红包千元……

这几天还曝光了一件另类“不收手”的案例,黑龙江省龙煤集团某公司的副总于铁义,喜欢写诬告信。他一手敛财3亿之巨,一手写“黑材料”无数。只要谁挡其升官发财的道,或与谁有嫌隙,于铁义立马“组织材料”,恶意虚构编造事实,写成举报信广泛邮寄。几年中,被他恶意举报的领导、同僚、部下就有十多人。奇怪的是,当于案已经案发,业已开始查处之时,于铁义居然还是恶习不改,在“进去”前夕,一边还在收钱,一边又写了最后一批“举报信”发出去呢——这不是“习惯了,改也难”,“死”到临头还“不收手”吗?!这个已被判了死缓并终身监禁的于总,看来只好去大牢里继续写他的诬陷信啦!

欧洲航天局国际月球探测工作组执行主任伯纳德·富万说:“嫦娥四号是迈向月球村目标的历史性一步。”

其实这种收不了手的怪事,还有典型一例——三门峡市原市委书记连子恒调任省城后,该市卖官窝案事发,纪检部门启动查办,向连子恒买过官后又卖过官的渑池县原县委书记仝孟蛟等急于“退赃”,连书记也惊悚不已,连夜赶回三门峡,住在明珠宾馆给人退钱。连书记卖官上百,收贿无数,自己也记不清赃款几何,有的官员送过10万元,他竟退回了20万。然而就在加紧退赃的几天里,连子恒竟同时又收纳贿金数笔!不是已经风声鹤唳了吗?不是已经惊惶失措吓得不行吗?眼看已经“出事”,怎么还要收钱!因为“收惯了”,从来就是“来者不拒”,哪有见了钱不拿的事!你说这事反常、“奇事”,我看一点也不奇怪,这也就是十八大后明明已经强力反腐,但高压之下有的官员仍然“不收手、不收敛”的原因呢!

今年6月1日,钱仁风向云南省高院申请赔偿,要求赔偿义务机关支付国家赔偿金9553043.65元,并要求道歉。次月8日,云南省高院召开钱仁风申请国家赔偿案听证会。会上,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国家赔偿委员会主任田成有代表云南高院向钱仁风鞠躬赔礼道歉。

三是应解决规则的公平问题,并回应时代需要。改革应解决一些发达成员过度农业补贴,对国际农产品贸易造成的长期的、严重的扭曲,应纠正贸易救济措施的滥用,特别是在反倾销调查中的替代国做法,这一做法对正常的国际贸易秩序造成了严重的干扰,同时改革应推动世贸组织规则与时俱进,能够回应二十一世纪经济现实的需要。

20时许,在现场观众倒计时的呼喊声中,平昌冬奥会开幕式开始。来自92个国家和地区的代表团依次步入平昌奥林匹克体育场。两届冬奥会金牌得主、短道速滑运动员周洋手擎五星红旗,引领中国代表团入场,受到全场观众热烈欢迎。韩正起立鼓掌,向中国奥运健儿挥手致意。

9.百色市德保县隆桑镇陇坛村村委会原副主任黄天汉索取危房改造好处费问题。黄天汉利用职务之便,向本村16户已领取危房改造补助金的农户索取好处费,共计1.65万元。黄天汉还伙同他人虚报冒领危改补助金1.85万元并私分。2015年12月,黄天汉受到开除党籍处分。

温儒敏透露,高中课程将有颠覆性的变化。对高一,有一个基本的设想,每个学期应安排6~8次的写作。其次要有文学写作,比如写诗,要学生模仿写诗、写小说、写散文、写戏剧。

“平时我也教育子女,活着时要尊重孝敬老人。在生活中继承老人们的优良作风,就是最好的回忆。这比起花大笔钱买墓地更好。”他说。

因此,吉林省检察院不能直接对此案提出抗诉,只能向吉林省高院提出再审建议,后者则应当启动立案审查。

上一篇:国家统计局从今年3季度起实施季度GDP核算改革
下一篇:全国人大与蒙古国家大呼拉尔交流机制第二次会议在京举行

责任编辑:匿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