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学生侮辱国歌 校长质问:在外时向谁求救?

来源:河支那米网 2019-09-11 13:40:52

香港国际专业资历协会主席李炏烜27日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表示,近年来香港专上教育(指中学以后的教育)学生毕业典礼经常发生举黄雨伞、出示标语、不尊重典礼主礼人,甚至叫嚣等行为,在香港队对国家队的足球比赛中也发生过多次“嘘国歌”的情形。这反映出香港社会整体“泛政治化”的氛围,香港传媒对这些事件有失偏颇的报道,加上脸谱等社交平台的传播功能,让一些年轻人片面接受别有用心者的煽动。黄之锋、游蕙祯、梁天琦等人做出一些出格或违法行为,没有受到严重的法律惩罚,甚至因此“更有名气”,这让香港的一些年轻人“有样学样”。特区政府应尽快将中国历史科恢复为小中学必修课,加强年轻人的国民教育。

[环球时报记者范凌志环球时报驻香港特约记者李雪全]香港专业进修学校(港专)一批应届毕业生26日趁毕业典礼奏国歌时,竟举“反人大释法”标语闹事。该校校长陈卓禧怒斥这些学生“侮辱国歌”,陈卓禧表示,全世界只有中国会派军队到战乱地区撤侨,当场质问学生“若在外期间遇上战乱天灾,你去向谁求救?”同在主席台就座的港专董事会副主席、香港学者刘兆佳27日在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表示,为闹事者的行为感到可惜。

《环球时报》记者在网上看到了当时学生所拍摄的视频,本来庄重的毕业典礼讲台成了闹事学生的秀场,港专社工系毕业生黎汶洛等人在举标语时,台下不少学生尖叫起哄。现场有家长情绪激动,高呼“支持人大释法,踢走港独狗!”

近年来,“港独”分子在升国旗、唱国歌等庄严场合的闹事行动并不鲜见。香港“旺角暴乱”事件后,一些激进组织的中学生成员筹组“学生动源”,在校园内煽动血腥暴力。本月12日,该组织召集人钟翰林等人在主持节目时,声称学生可尝试在学校升旗礼上搞对抗,例如背对国旗,“只要人多势众,学校亦无可奈何”,有人甚至提出“可以考虑在国庆升旗礼前暗中毁坏国旗”。钟翰林等人还放出狂言,“过往的和平抗争已没有意义”,并称“扔砖属于和平手段,起码未出现烧车或汽油弹”,香港《文汇报》评论称“其暴力主张令人震惊”。

陈琼福从小生长在海南西南边陲的一个小渔村里,祖祖辈辈以捕鱼为生。1978年9月,陈琼福从天津轻工业学院毕业后走进广东盐业系统,1993年,任广东盐业运销集团公司总经理,1997年至案发,任广盐集团公司副总经理。陈琼福也曾立志要像海瑞那样成为一位清官。

民建联中常委、城市智库召集人洪锦铉在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表示,这些激进学生在各种典礼上闹事的行为从“占中”时期就出现了,而且今后还会出现。“这种行为为什么会愈演愈烈?是因为校方总是采取息事宁人的态度,至少校方还有给学生品行打分的权力。”洪锦铉表示,自己非常认同陈校长的做法,应该当场立即给予回击,“不光是校方,学生家长、社会都应该表达不认同的态度,我们看到,这次毕业典礼上,也有学生和家长站出来指责这种行为,如果以后有更多人敢于站出来针锋相对,对相关人士也是一种阻吓,毕竟,容忍解决不了问题。”

“我不认为这些行为仅仅是因为年少冲动。”中国社科院政治学研究所副研究员、全国港澳研究会会员樊鹏27日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对“辱国”年轻人背后的组织机制表示担忧。他说,从早先的“新本土主义”到现在堂而皇之的激进本土主义乃至“港独”,这种思潮从社会的外围渐渐变得越来越组织化,这其中是一定的规律性。樊鹏认为,有几条线索值得注意:首先是回归以来,以“反国教运动”为标志,香港在国民教育方面遇到很大挫折。其次,“占中”这样的社会运动虽然过去了,但它的遗毒是无穷的,即激进组织的社会动员机制被调动起来了。第三,“港独”思想正在年轻化,这些激进的“港独”分子并不属于传统泛民,他们不可能打着泛民的旗帜来参与政治生活,同时他们也自知不会得到中央的信任,所以为了获得资源,这些激进力量就总是触碰底线,追求激进民众这一块票仓“铁盘”。

港专社工系26日下午在沙田区马鞍山新校园内举行毕业典礼,有部分毕业生趁奏国歌时打出“反人大释法”的标语,他们上台鞠躬时,甚至向身兼人大代表的港专董事会副主席黄友嘉及身兼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的刘兆佳喊口号抗议。据学生所拍摄的片段,港专校长陈卓禧在致辞时指责学生的举动令人痛心难过。他表示,自己在港英殖民时期长大,受帝国主义的欺压,“小时候去玩,小朋友都会给‘鬼仔’欺负,直到我的国歌奏起、我的五星红旗升起,才摆脱屈辱的日子”。陈卓禧还称,全世界只有中国冒着危险派飞机和战舰到战乱地方撤侨,日本都要借助中国飞机和战舰。港人外游期间遇上自然灾害也要靠中国政府拯救,他质问学生:“当你们举起标语,去侮辱国歌的时候,有没有想起这些东西?到时候你去向谁求救?”

成员国支持为推动贸易和投资便利化合作创造良好条件,以逐步实现《上合组织宪章》规定的商品、资本、服务和技术的自由流通。成员国支持根据2018年6月10日《上合组织成员国元首关于贸易便利化的联合声明》,进一步制定地区贸易便利化解决方案。

我们的很多科学家清贫大半辈子,为了科研事业,不仅个人作出了巨大的牺牲,家庭也作出了巨大的牺牲。即便如此,他们还拿出毕生的积蓄奉献给社会,这是一种怎样的精神?老一辈知识分子全身心的奉献情怀,在他们身上闪闪发光,而这足以令当下的年轻人深受感动并由衷敬仰。

邱少华:要遵纪守法,凭自己的本事吃饭,不要让人觉得整家人都依靠邱少云,沾了他的光。

网络的发达,为他带来了新的转机。在奥地利定居的林嘉翻看手机新闻的时候,发现了王明清寻女的新闻,宣传卡片上只有一张模糊的三岁女孩的照片。她想到了自己的父亲林宇辉。第二天一早,她就拨通了国际长途,让两人取得了联系。

南部县地处川东北嘉陵江中游,人口130余万。2014年底,全县有贫困人口10.3万人,贫困发生率9.8%,被列为四川省脱贫攻坚的重点县。

据国科大介绍,新校园建筑面积36万平方米,是中国科学院建院以来规模最大的单项基本建设工程。国科大校长丁仲礼说,雁栖湖校区的全面启用,标志着国科大发展迈入了新的征程。他希望每一位新生能怀抱“博学笃志”的信念,秉持“格物明德”的态度,不怕吃苦,专注学业,充满想象,享受读书。

“一些学生利用毕业典礼的平台针对最近发生的事情宣泄不满,包括取消功能界别、呼吁社会福利等诉求。一位学生拿着标语,放到我面前的地上。”当时在主席台就座的刘兆佳27日对《环球时报》表示,自己很赞同陈校长的回应,并为这些学生感到可惜。“这是由个别的毕业生策动的。”刘兆佳说,“毕业典礼是他们人生中的重要时刻,在香港这样自由开放的社会中,表达不同立场很正常,大可以在合适场合进行理性讨论,但在毕业典礼这样的场合就破坏了其庄严性,把典礼搞成政治斗争的场所,背离了初衷”。

按照国家发展改革委的批复要求,这一项目建设范围为长江干线武汉天兴洲长江大桥至安庆皖河口,全长约386.5公里。主要建设内容自上而下整治湖广—罗湖洲、沙洲、戴家洲、牯牛沙、鲤鱼山、张家洲、东北、马当、东流等9个碍航滩段,并实施生态建设工程。项目估算总投资40.05亿元,由中央资金全额承担。

上一篇:北京环保官员借治理PM2.5等寻租百余万受审
下一篇:云南西双版纳景洪发生4.9级地震 震源深度12千米

责任编辑:匿名